称其系“出于恶作剧心态编造散布虚假信

四、经营者有以下情形之一,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二)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 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一)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

一、经营者不得捏造、散布防疫用品、民生商品涨价信息。经营者有捏造或者散布的任意一项行为,即可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三)零售环节经营者除为保持经营连续性保留必要库存外,不及时将相关商品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三)隐瞒销售或收费票据数量、账簿与票据金额不符导致计算违法所得金额无依据的;

(二)未提高防疫用品或者民生商品价格,但大幅度提高配送费用或者收取其他费用的;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哄抬口罩价格典型案件”第一例,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根据举报对北京市某药店大幅抬高N95型口罩销售价格的行为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借口罩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机,将进价为200元/盒的3M牌8511CN型口罩(十只装),大幅提价到850元/盒对外销售,而同时期该款口罩网络售价为143元/盒。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认定当事人的行为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

捏造涨价信息是指经营者在价格领域中,弄虚作假,诱骗他人在交易中上当,从而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是典型的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例如,虚列生产经营成本,抬高定价,蒙骗他人。作出这些行为的经营者,其目的就在于骗取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的信任,诱使他们与其交易,然后在这不正当的交易中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一)生产防疫用品及防疫用品原材料的经营者,不及时将已生产的产品投放市场,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对部分重要商品及服务实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的实施办法》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哄抬价格典型案件”第六例,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市场监管局根据举报对凉州区某大药房开展检查。经查,该店将前一日进货价为15元/只的KN95折叠式防颗粒物呼吸器以30元/只的价格销售,将前一日进货价为10元/包的一次性口罩以40元/只的价格销售。在三次查处过程中还发现囤积、销毁账簿等违法行为,凉州区市场监管局依据《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责令当事人立即改正上述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11350元,并处罚款56750元。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防疫用品价格违法典型案件(第三批)” 第一例,江西省南昌市市场监管局根据群众举报,对进贤县某大药房进行检查,发现当事人涉嫌存在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经查,在进货成本无明显变化的前提下,自1月22日开始,当事人分别加价0.5倍至13倍不等,对外销售与疫情防控相关的商品,涉嫌捏造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行为。

在该背景下,2020年2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紧急发布国市监竞争﹝2020﹞21号《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以“有案必查,依法从严、从重、从快查办案件”为宗旨,坚决维护涉疫情市场秩序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和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精神,在各地党委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按照公安部党委会议和公安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部署要求,迅速启动战时工作机制,紧紧围绕职责任务,在会同有关部门坚决做好疫情防控各项工作的同时,加大对借疫情哄抬物价、囤积居奇、销售伪劣、扰乱秩序、妨碍公务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加大对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依法打击、及时查处了一批涉疫情违法犯罪案件,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根据“广东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信息”,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在某大药房有限公司总店,查明该店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执法人员于1月25日对该店仓库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店涉嫌存在囤积一次性使用口罩产品35箱的现象,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再查时柜台仍然“显示缺货”,与仓库囤积事实严重不符,当事人行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

经营者有本条第(三)项情形,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立即改正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

十、各省 、自治区、直辖市市场监管部门可根据本意见,报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出台认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具体标准以及依法简化相关执法程序的细化措施,并向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备案。在本意见出台前,省级市场监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已经就认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作出具体规定的,继续执行。

市场监管总局发布该文件是基于疫情爆发的特殊期间,部分地区商品价格秩序异常,该文件适用的期间仅在疫情发生的这一特定时间,故国家有关部门宣布疫情结束之日起,本意见自动停止实施,不再具有法律效力。

疫情特定期间,关于该《意见》的具体标准的制定程序,经省级市场监管部门落实,报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后,可以出台,包括具体标准和简化相关执法程序的细化措施,并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备案,该条文明确了具体的制定主体、批准主体以及备案主体;同时规定,在该《意见》出台前,省级市场监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已经就认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作出具体规定的,继续执行落实。

第四条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时,可以对下列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商品及服务实行提价申报和(或)调价备案。

(二)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经营者哄抬价格是指经营者采用捏造、散布涨价信息这种违法行为,目的在于制造和利用消费者担心价格上涨的心理,造成市场上的紧张气氛,引诱消费者增加购买,然后乘机抬价、囤积惜售,推动价格快速上涨,从而牟取更多的利润。这种扰乱正常的价格秩序,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的价格行为。

八、经营者违反省级人民政府依法实施的价格干预措施关于限定差价率、利润率或者限价相关规定的,构成不执行价格干预措施的违法行为,不按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经查,刘某未感染病毒,称其系“出于恶作剧心态编造散布虚假信息”。(二)批发环节经营者,不及时将防疫用品、民生商品流转至消费终端,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通州警方迅速开展调查,于当日将发帖人刘某查获。对于零售领域经营者,市场监管部门已经通过公告、发放提醒告诫书等形式,统一向经营者告诫不得非法囤积的,视为已依法履行告诫程序,可以不再进行告诫,直接认定具有囤积行为的经营者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目前,刘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根据“北京平安在线日接群众反映,有网民发帖自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故意前往人员密集场所”,意图传染他人。

五、经营者出现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三)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七、出现下列情形,对于无违法所得或者视为无违法所得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应当依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的情节较重或者情节严重的罚则进行处罚;

(二)散布的信息虽不属于捏造信息,但使用“严重缺货”“即将全线提价”等紧迫性用语或者诱导性用语,推高价格预期的;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哄抬口罩价格典型案件”第四例,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市场监管局根据群众举报对曲江区某大药房城开展检查,发现当事人销售口罩过程中,要求消费者必须购买该店的板蓝根、感冒用口服液才能换购口罩,通过搭售形式变相抬高口罩销售价格,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曲江区市场监管局正按照执法程序对该案事实进行全面调查处理,将于近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上述行为系严重违反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并非依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而是不择手段漫天要价、虚假标价,对不明真相的消费者进行误导的违法行为;还有少数经营者则采取欺骗性的手法,迫使消费者自认倒霉,有苦难言,对于上述各类严重违反交易安全的行为,在疫情当前应当从重处罚。

本条第(四)项“大幅度提高”,由市场监管部门综合考虑经营者的实际经营状况、主观恶性和违法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等因素,在案件查办过程中结合实际具体认定。

(一)捏造或者散布疫情扩散、防治方面的虚假信息,引发群众恐慌,进而推高价格预期的;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总书记高度关心疫情的发展,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按照“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依法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疫情期间,口罩等防疫用品以及民生商品的价格秩序维护和质量安全监管问题,是市场监管部门在抗疫期间的重点工作。依法严厉打击有碍抗疫、有损社会稳定的市场违法行为,全力维护市场秩序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市场监管部门首要的政治任务。

第三条实行价格干预措施应当遵循经济规律,有利于发展生产,保障供应;有利于保障企业正常经营,稳定市场预期,稳定价格总水平。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在前款范围内确定在本行政辖区部分重要商品及服务提价申报和调价备案的具体目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备案。

为确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防控期间口罩、抗病毒药品、消毒杀菌用品、相关医疗器械等防疫用品以及与群众日常生活相关的粮油肉蛋菜奶等基本民生商品市场价格秩序稳定,强化和规范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依照《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法律法规,现提出如下指导意见:

经营者在销售商品过程中,采取了囤积等不正当的手段,变相提高商品价格,损害了消费者、其他生产者或者有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一种违法行为,目的在于制造和利用消费者担心价格上涨的心理,造成市场上的紧张气氛,引诱消费者增加购买,从而推动商品价格上涨牟取更多的利润,这种扰乱正常的价格秩序,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的价格行为。

生产环节、批发环节经营者能够证明其出现本条第(一)项、第(二)项情形,属于按照政府或者政府有关部门要求,为防疫需要进行物资储备或者计划调拨的,不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疫情防控期间价格违法典型案件(第四批)”第二例,四川省南部县市场监管局根据舆情反映,对南部县某劳保用品店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自1月24日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新型病毒横行,口罩供不应求,希望大家定量购买,以防侵染病毒”等内容,对消费者宣传并散布“口罩缺货,到处都在涨价”。将购进价格为2.95元/只的“天虹牌”劳保用品防尘口罩不断抬价销售,1月24日、25日、26日,销售价格分别抬至5元/只、10元/只、20元/只。当事人行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

六、出现下列情形,对于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按无违法所得论处。

九、市场监管部门发现经营者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自疫情爆发至今,全国共查处扰乱社会秩序类案件377起,干扰疫情防控类案件83起,妨害公务类案件55起,全国共破获非法猎捕珍贵野生动物、非法狩猎等刑事案件1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9名。依法严厉打击各类涉疫情违法犯罪活动,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保障,是公安机关的重要职责。

经营者从事经营中的违法行为,但是以隐匿、销毁等手段让监管机关无法查出违法所得的具体数额,出现上述情况,在处罚的认定方面,理应采用从严的认定标准。

本条列举了以“无违法所得”论处的具体情形,包括:无合法销售或者收费票据的;隐匿、销毁销售或者收费票据的;隐瞒销售或收费票据数量、账簿与票据金额不符导致计算违法所得金额无依据的;实际成交金额过低但违法行为情节恶劣的;其他违法所得无法准确核定的情形。

在本次疫情中,根据“安徽省人民政府网站新闻”,宿松县市场监管局根据举报,对安徽某连锁有限公司进行检查,发现该店从武汉利丰达贸易公司购进一次性口罩600000只,进价1.5元每只,根据举报以7.5元每只的价格对外销售,在查处时该公司已经销毁账簿。当事人行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可按无违法所得论。

捏造或者散布疫情扩散、防治方面的虚假信息,引发群众恐慌,进而推高价格预期的;同时使用多种手段哄抬价格的;哄抬价格行为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的;哄抬价格之外还有其他价格违法行为的;疫情防控期间,有两次以上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隐匿、毁损相关证据材料或者提供虚假资料的;拒不配合依法开展的价格监督检查的;上述情形应当被认定为情节较重或者情节严重的情形,应当依法从重处罚。

强制搭售其他商品、大幅度提高配送费用、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价格对外销售等行为均属于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违法行为。经营者在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过程中,采取了抬高等级等不正当的手段,变相提高价格,损害了消费者、生产者或者其他有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通过本条列举的具体情形,能够反映出非法经营者的最终目的是牟取不正当的利益,形成不公平的交易。

(四)疫情发生前未实际销售,或者1月19日前实际交易情况无法查证的,经营者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价格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不立即改正的。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经营者的不正当价格行为,是指经营者违反了价格活动的基本规范,采用了不正当竞争的手段,侵害了消费者和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干扰破坏了正常的价格秩序的行为。这种行为对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对公平的市场竞争,保持国家经济的稳定,深入地进行价格改革,合理配置资源,提高经济效率等,都非常不利,因此必须禁止不正当的价格行为。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北京市王玉梅律师事务所现通过本文对《指导意见》的主要条款进行梳理和解读,期望能够帮助政府相关部门,尤其市场监管部门及相关企业尽快深度理解和准确运用《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不仅使管理和执法做到有法可依,又能让相关被管理的企业重视抗疫时期的特殊要求,尊法守法。从而共同创建稳定的市场环境,为打赢抗疫狙击战创造坚实和谐的社会基础。

价格干预措施是指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时,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实行价格干预措施应当遵循经济规律,有利于发展生产,保障供应;有利于保障企业正常经营,稳定市场预期,稳定价格总水平。经营者违反省级人民政府依法实施的价格干预措施关于限定差价率、利润率或者限价相关规定的,构成不执行价格干预措施的违法行为,不按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散布涨价信息是指经营者在价格领域中,通过向不特定的对象虚假宣传、推广捏造的信息,从而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是典型的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其目的就在于传播虚假价格信息,诱使交易,进而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三)经营者销售同品种商品,超过1月19日前(含当日,下同)最后一次实际交易的进销差价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